君品談 | 歐陽(yáng)自遠:胸懷壯志,科研報國

2023-04-13 10:40 來(lái)源: 收藏導報/未知 | 類(lèi)別:收藏導報 | 我要投稿

從仰望星空到擁抱星空,

他積極呼吁、堅定信念,

開(kāi)啟月球探測新征程。

 

從跟跑、并跑再到領(lǐng)跑,

他心懷祖國、勇于探索,

助推航天強國建設。

 

時(shí)代有我,君品相傳。由鳳凰網(wǎng)出品,貴州習酒聯(lián)合打造的訪(fǎng)談節目《君品談》第三季節目,本期對話(huà)中國月球探測工程首任首席科學(xué)家、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歐陽(yáng)自遠,了解他的探月故事。

高瞻遠矚 堅定信念

歐陽(yáng)自遠積極呼吁探測月球

自1990年代初起,歐陽(yáng)自遠就積極呼吁中國啟動(dòng)探月工程項目,向公眾和決策者宣傳中國探月的重要性。他認識到,隨著(zhù)科學(xué)技術(shù)的進(jìn)步,月球在戰略、政治、經(jīng)濟和科學(xué)上的意義十分重大。

1992年,歐陽(yáng)自遠寫(xiě)下了近兩萬(wàn)字的報告《我國開(kāi)展月球探測的必要性與可行性》。然而,這一項目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對,“大家說(shuō)中國干嘛要去搞,讓美國搞去”。

歐陽(yáng)自遠回憶探月初衷

面對研究資源匱乏等困難,歐陽(yáng)自遠仍然堅持對登月項目的信心。1994年,他起草了我國第一份探月計劃的發(fā)展戰略與長(cháng)期規劃,從太空地質(zhì)情況、航天技術(shù)現狀到具體登月流程,進(jìn)行了極為詳細的研究與論證,得到了“863計劃”專(zhuān)家組的認可。

經(jīng)過(guò)反復論證,時(shí)任國務(wù)院總理溫家寶于2004年1月24日親筆簽字,批準了中國月球探測一期工程——繞月探測工程(也稱(chēng)“嫦娥工程”)項目的立項。提及此事,歐陽(yáng)自遠印象深刻,“當時(shí)是大年初二……(項目)批準后,我和欒恩杰、孫家棟,我們三個(gè)人高興得下館子”。

自此,歐陽(yáng)自遠被任命為“嫦娥工程”首席科學(xué)家。在欒恩杰、孫家棟、歐陽(yáng)自遠等大批當代科學(xué)巨匠的努力下,中國的探月計劃順利開(kāi)展。

從零開(kāi)始 鉆研探索

科研團隊攻克多項技術(shù)難題

2004年,探月工程批準立項后,科研團隊幾乎從零開(kāi)始探索。缺乏元器件、沒(méi)有試驗條件、技術(shù)被外界封鎖……在近4年的時(shí)間里,“嫦娥一號”研制團隊超常付出,上百家科研單位,近1萬(wàn)人直接參與攻關(guān)與生產(chǎn),攻克了多項核心技術(shù)難題。

歐陽(yáng)自遠提及當年前往電容廠(chǎng),提出希望電容器在零下一百度和零上一百度的環(huán)境下都能工作,電容廠(chǎng)的科研人員懷著(zhù)極強的責任心,攻克了這個(gè)在當時(shí)幾乎不可能完成的難題。歐陽(yáng)自遠說(shuō),在當時(shí)的背景下,“只要提出要求,他們還是能夠艱苦地把它解決,中國人還是有這個(gè)能力的”。

歐陽(yáng)自遠談及攻克難題

經(jīng)過(guò)三年多的集體努力,2007年10月24日18時(shí)05分,我國首顆繞月探測衛星嫦娥一號在西昌衛星發(fā)射中心三號塔架點(diǎn)火發(fā)射,開(kāi)啟了我國探月工程的輝煌歷程。

同年11月7日,在確認“嫦娥一號”成功被月球捕獲的那一刻,歐陽(yáng)自遠與繞月探測工程總設計師孫家棟兩位科學(xué)家抱頭痛哭,“當時(shí)一邊哭,一邊激動(dòng)地說(shuō)‘繞起來(lái)了,繞起來(lái)了’,當時(shí)就只會(huì )說(shuō)這4個(gè)字。因為所有的興奮點(diǎn)都在繞起來(lái)了,這是生命當中最燦爛的一刻”。

追夢(mèng)太空 科研報國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強不息

中國探月工程啟動(dòng)以來(lái),歐陽(yáng)自遠一直從事中國月球與深空探測目標與規劃的制定,擔任首任首席科學(xué)家。近二十多年來(lái),隨著(zhù)“嫦娥二號”、“三號”、“四號”以及“玉兔號月球車(chē)”的成功發(fā)射與月表登陸,我國完成了對月球地表結構構造、化學(xué)組成、可利用資源分布等多項地質(zhì)參數的采集與分析。

2020年11月24日4時(shí)30分,“嫦娥五號”順利升空。89歲的歐陽(yáng)自遠在此次工程中仍擔任中國探月工程領(lǐng)導小組高級顧問(wèn)。歐陽(yáng)自遠說(shuō),“嫦娥五號”肩負著(zhù)對月球科學(xué)發(fā)展的一個(gè)重大任務(wù),我們將搞清楚更多關(guān)于月球演化歷史的問(wèn)題。

歐陽(yáng)自遠(左)向吳小莉(右)講述探月歷程

他提出要在月球正面最大的月海風(fēng)暴洋北部呂姆克山脈附近著(zhù)陸,采集月球上“最值得帶回地球”的土壤,此地從未有其他國家的探測器到訪(fǎng)過(guò)。12月17日,“嫦娥五號”帶著(zhù)月球樣品順利返回地球,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強不息。提及科研動(dòng)力,歐陽(yáng)自遠說(shuō),國家的發(fā)展、國家的需要不斷引領(lǐng)著(zhù)他們探索未知。“我們是后來(lái)者,后來(lái)者只要自己努力,一定能夠跟得上他們,甚至超過(guò)他們,我們的民族要偉大復興……我們(承擔著(zhù))中國的這樣的一個(gè)責任和義務(wù)”。

習酒用匠人精神,釀造君子品質(zhì)

胸懷壯志,踐行夢(mèng)想。貴州習酒《君品談》欄目以傳播“君品文化”為宗旨,與你一起見(jiàn)證不同的精彩人生,讓新時(shí)代的君品精神如習酒人的堅韌品質(zhì)一般,在歷史長(cháng)河中熠熠生輝。

●【往下看,更多圖文詳情】●
猜你還感興趣:關(guān)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