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薩拉烏蘇“河套人”文化打造 烏審旗傳承發(fā)展金名片

2024-02-18 18:27 來(lái)源: 收藏新聞網(wǎng)/未知 | 類(lèi)別:收藏新聞網(wǎng) | 我要投稿

薩拉烏蘇,意指“黃色的水”,是黃河支流無(wú)定河在鄂爾多斯高原烏審旗境域的稱(chēng)謂。由西南至東北,清水溝灣、嘀哨溝灣、楊樹(shù)溝灣、范家溝灣、楊四溝灣、邵家溝灣、米浪溝灣、三岔溝灣8個(gè)溝灣,像一串由河水串起的珍珠項鏈,折曲迂回,在鄂爾多斯臺地上切割孕育出一片片蒼翠的綠洲。數萬(wàn)年前,這里水草豐茂、物種豐富、生機盎然,“河套人”在這里打造出第一件石器,扎根于此,繁衍生息,創(chuàng )造了燦爛多彩的“河套文化”,它是鄂爾多斯的“根”與“魂”,也是中華文明的獨特標識和精神源泉之一。

根脈傳承不斷,文脈延綿不休,精神長(cháng)盛不衰。今日的烏審旗,賡續祖先開(kāi)拓拼搏、百折不撓、團結奉獻的精神,聚焦提升薩拉烏蘇遺址保護利用,加大文物考古機構建設,健全完善引才留才育才政策機制,不斷培養壯大專(zhuān)業(yè)力量,形成了發(fā)掘一批文化遺存、成立薩拉烏蘇“河套人”文化研究中心、建成薩拉烏蘇遺址博物館、完成空天地一體化智慧管理平臺建設等標志性成果,為推動(dòng)薩拉烏蘇遺址考古研究,加快薩拉烏蘇遺址世界自然與文化“雙遺產(chǎn)”申報工作奠定了基礎。烏審人將強大的“鄂爾多斯基因”化作歷久彌新、薪火相傳的內動(dòng)力,創(chuàng )造著(zhù)一個(gè)又一個(gè)“鄂爾多斯奇跡”。

微信截圖_20240218120944.png

微信截圖_20240218121011.png

微信截圖_20240218121025.png

微信截圖_20240218121038.png

薩拉烏蘇遺址:中國古人類(lèi)考古學(xué)的開(kāi)端

內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市烏審旗薩拉烏蘇遺址是我國最早發(fā)現和發(fā)掘的舊石器遺址之一,是享譽(yù)世界的人類(lèi)文明發(fā)祥地和第四紀地質(zhì)遺跡出露地。

1922-1923年,法國學(xué)者桑志華和德日進(jìn)發(fā)現并發(fā)掘了薩拉烏蘇遺址,出土了約200件舊石器,并發(fā)現了一枚七八歲幼童左上外側門(mén)齒化石,被定名為“The Ordos Tooth”。這是在中國第一次較多地發(fā)現舊石器,也是中國以至東亞大陸第一次確認的舊石器時(shí)代的人類(lèi)化石,在國際學(xué)術(shù)界引起了轟動(dòng),由此也開(kāi)啟了中國古人類(lèi)考古學(xué)的開(kāi)端。

微信截圖_20240218121207.png

河套人牙齒

1948年,中國古人類(lèi)學(xué)和舊石器考古學(xué)的奠基人裴文中先生首先提出“河套人”“河套文化”的概念,并將其與北京人、山頂洞人并稱(chēng)為中國古人類(lèi)演化的三部曲;1956年,內蒙古博物館汪宇平先生在范家溝灣發(fā)現了豐富的舊石器,這是由中國學(xué)者新發(fā)現的有確切地層的舊石器遺址;1980-1987年,中國科學(xué)院在薩拉烏蘇開(kāi)展了多學(xué)科綜合研究,在地層演化、年代序列、古環(huán)境分析、脊椎動(dòng)物研究等各方面都取得了新的進(jìn)展,厘清了薩拉烏蘇晚第四紀地層的內涵及年代序列、重建了國際學(xué)界公認的氣候變化歷史、大力推進(jìn)國際學(xué)界對早期東亞人類(lèi)演化證據的認識,相關(guān)的地層與環(huán)境研究一直延續至今。綜合另一個(gè)研究成果1980年對范家溝灣舊石器地點(diǎn)的發(fā)掘,獲得了近200件舊石器,豐富了對薩拉烏蘇遺址舊石器文化的認識;2021年,經(jīng)國家文物局核準,薩拉烏蘇遺址考古發(fā)掘工作重新啟動(dòng),當年核準發(fā)掘面積100平方米,發(fā)掘地點(diǎn)為王氏水牛發(fā)現地考古保護棚施工現場(chǎng);2022年,國家文物局再次核準薩拉烏蘇遺址考古發(fā)掘工作,主要出土物有打制石器、骨器、動(dòng)物化石等1000余件,出土打制石制品500余件。本次發(fā)掘實(shí)證確認了1923年發(fā)掘出土石器地點(diǎn)的準確位置,解決了困擾學(xué)術(shù)界多年的考古學(xué)問(wèn)題,為進(jìn)一步開(kāi)展遺址的保護和利用工作奠定了學(xué)術(shù)基礎。

薩拉烏蘇遺址對于研究人類(lèi)的進(jìn)化過(guò)程和晚期智人的體質(zhì)特征、中國舊石器晚期的文化類(lèi)型和特征等具有重要價(jià)值,鑒于遺址在古地質(zhì)學(xué)、古氣候學(xué)、古人類(lèi)學(xué)、古動(dòng)物學(xué)等研究領(lǐng)域的特殊地位,1992年7月1日,以“薩拉烏蘇文化遺址”命名的“河套人及薩拉烏蘇動(dòng)物群”化石產(chǎn)區由烏審旗人民政府公布為旗級重點(diǎn)文物保護單位;1996年5月28日,由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公布為自治區文物保護單位;2001年6月25日,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wù)院公布為第五批全國重點(diǎn)文物保護單位。

微信截圖_20240218121314.png

考古遺址公園:讓文化遺產(chǎn)保護成果惠及于民

考古遺址公園作為大遺址保護的典型示范,是傳承中華文明的重要公共空間,是弘揚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主陣地。為進(jìn)一步推動(dòng)大遺址保護工作,規范考古遺址公園建設,2013年,國家文物局將薩拉烏蘇考古遺址公園列入第二批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立項名單。

烏審旗緊抓這一契機,依據國家文物局已經(jīng)批準的《內蒙古自治區薩拉烏蘇遺址(烏審旗段)保護規劃》,借鑒國內外遺址保護和遺址公園建設的經(jīng)驗,開(kāi)展具有自身特色的考古遺址公園規劃工作。

2019年薩拉烏蘇考古遺址公園管理局成立,2021年考古發(fā)掘工作重新啟動(dòng),當年國家文物局核準發(fā)掘面積100平方米。在王氏水牛發(fā)現地建設考古保護棚的施工過(guò)程中發(fā)現了古生物化石,為加快工程進(jìn)度,2021年的薩拉烏蘇遺址考古發(fā)掘工作在考古保護棚選址內進(jìn)行。2022年國家文物局核準發(fā)掘面積為50平方米,發(fā)掘地點(diǎn)為2處,分別為楊四溝灣遺址點(diǎn)(發(fā)掘面積26平方米)和范家溝灣遺址點(diǎn)(發(fā)掘面積24平方米)。按照工作計劃和考古工地保護相關(guān)要求,2023年在楊四溝灣遺址點(diǎn)制作地層展示剖面和還原考古發(fā)掘現場(chǎng),在范家溝灣遺址點(diǎn)進(jìn)行回填保護。

微信截圖_20240218121500.png

范家溝灣

微信截圖_20240218121538.png

三岔溝灣

能否正確認識理解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的定位,正確把握和處理好“考古遺址”與“公園”之間的關(guān)系,是決定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建設成敗的根本所在。遺址的保護需求與社會(huì )民生的改善需求天然重合。薩拉烏蘇考古遺址公園在規劃設計上沒(méi)有圍合成獨立區域,對公眾全天候免費開(kāi)放,將考古體驗棚植入園區,開(kāi)放空間和綠化帶,設置多個(gè)觀(guān)景臺和拍攝打卡地,在提升公眾對考古知識的普及與學(xué)習探索的同時(shí),豐富人民群眾的業(yè)余生活。薩拉烏蘇考古遺址公園與城市生活水乳交融,相互激發(fā),在做到本體保護與環(huán)境改善的同時(shí),也為社會(huì )發(fā)展和民生改善做出積極貢獻,成為城市的綠肺和群眾喜聞樂(lè )見(jiàn)的樂(lè )園,真正做到讓文化遺產(chǎn)保護成果惠及于民。

考古遺址博物館和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利用展示的創(chuàng )新平臺

近年來(lái),為了主動(dòng)對接國家戰略,積極策應地方需求,配合薩拉烏蘇考古遺址公園建設,烏審旗實(shí)施薩拉烏蘇遺址博物館和薩拉烏蘇“河套人”文化研究中心建設工作,目前兩項工程均已建成并投入使用,為薩拉烏蘇遺址的保護、研究、闡釋?zhuān)约翱茖W(xué)利用奠定堅實(shí)基礎。

薩拉烏蘇遺址博物館位于烏審旗無(wú)定河鎮薩拉烏蘇村,建設用地面積54460平方米,總建筑面積6563.26平方米。博物館整體建筑由兩部分組成,北部為博物館展覽區,地上地下各1層,展陳面積2678.3平方米。展覽以全新視野,充分吸收了薩拉烏蘇遺址在古人類(lèi)、古地質(zhì)、古生物、古環(huán)境等多學(xué)科最新研究成果,從“人”“環(huán)境”“家園”三個(gè)角度出發(fā),通過(guò)三重關(guān)系的對比思考,以序廳、篳路藍縷百年路、重返河套人家園、探尋河套人秘密、探訪(fǎng)我們的祖先、鋪筑通向未來(lái)路、結束廳7個(gè)部分20個(gè)單元進(jìn)行設計呈現,叩響古老東方遠古人類(lèi)世界之門(mén),闡釋“河套人”價(jià)值,揭示人類(lèi)與自然、環(huán)境的關(guān)系,搭建起聯(lián)通公眾和學(xué)術(shù)研究與探索的橋梁。南部體塊為地上2層、地下1層,功能設置為青少年宣教活動(dòng)場(chǎng)所、辦公區、多功能會(huì )議廳、藏品庫房及配套用房等。

微信截圖_20240218131534.png

薩拉烏蘇“河套人”文化研究中心

為進(jìn)一步加強對薩拉烏蘇遺址的研究利用工作,薩拉烏蘇“河套人”文化研究中心于2022年7月27日掛牌成立,同時(shí)成立“河套人”研究專(zhuān)家委員會(huì ),為研究中心進(jìn)一步開(kāi)展課題研究提供專(zhuān)業(yè)指導。在2023年8月召開(kāi)的“河套人”發(fā)現100周年國際論壇開(kāi)幕式上,中國科學(xué)院古脊椎動(dòng)物與古人類(lèi)研究所、中央民族大學(xué)分別為河套人文化研究中心頒授了“舊石器時(shí)代人類(lèi)演化與遺傳國家文物局重點(diǎn)科研基地薩拉烏蘇工作站”“中央民族大學(xué)考古博士工作站”牌匾,標志著(zhù)國家文物局重點(diǎn)科研基地和中央民族大學(xué)考古博士工作站正式落戶(hù)烏審旗,為系統開(kāi)展“河套人”研究,推動(dòng)文物“活”起來(lái),打造世界級古人類(lèi)學(xué)及舊石器時(shí)代考古研究的重要平臺和科普基地起到了重要的推動(dòng)作用。下一步,烏審旗將著(zhù)手組建薩拉烏蘇遺址考古專(zhuān)家智庫,打造集學(xué)術(shù)交流、考古研究、科學(xué)普及、文化傳承于一體的產(chǎn)業(yè)化、國際化、生態(tài)化考古研究基地,推動(dòng)文化優(yōu)勢實(shí)現創(chuàng )造性轉化、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

薩拉烏蘇遺址考古研究保護與利用

近年來(lái),烏審旗委政府深入貫徹落實(shí)習近平總書(shū)記關(guān)于做好文物保護的相關(guān)指示批示精神和中央、自治區、市各項決策部署,堅持“保護第一、加強管理、挖掘價(jià)值、有效利用、讓文物活起來(lái)”的文物工作要求,守正創(chuàng )新,繼往開(kāi)來(lái),結合薩拉烏蘇考古遺址保護與利用實(shí)踐,進(jìn)行了深入思考與探索。

微信截圖_20240218131958.png

充分發(fā)揮職能機構作用。薩拉烏蘇“河套人”文化研究中心和薩拉烏蘇遺址博物館作為遺址公園建設中的關(guān)鍵功能區,要加強組織領(lǐng)導,切實(shí)發(fā)揮專(zhuān)門(mén)管理機構的職能,起到策劃、組織、實(shí)施、承接、交流、保障、效能、保護、利用等作用,使之成為一個(gè)全方位高效運行的“大本營(yíng)”。列入“一把手”工程,在自治區或市級層面成立申報世界遺產(chǎn)工作領(lǐng)導小組;在旗級層面成立書(shū)記或旗長(cháng)任組長(cháng)的專(zhuān)項工作領(lǐng)導小組,成員由行業(yè)部門(mén)、領(lǐng)域專(zhuān)家組成;成立旗級研究機構,定期研究建設和科考工作,推進(jìn)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創(chuàng )建,圍繞多學(xué)科研究,每年策劃開(kāi)展重要活動(dòng)。

科學(xué)規劃建設遺址公園。薩拉烏蘇考古遺址公園應根據歷史文化屬性、社會(huì )價(jià)值和區域特色進(jìn)行自我定位,持續優(yōu)化完善《內蒙古鄂爾多斯薩拉烏蘇考古遺址公園總體規劃(2023—2035)》,將其納入城鄉發(fā)展規劃和國土空間布局,確保遺址總體規劃的可行性和長(cháng)期有效性。通過(guò)科學(xué)規劃不同功能區劃,使遺址公園成為集游、娛、購、學(xué)、研于一體的綜合性旅游目的地。更重要的是要依托薩拉烏蘇遺址,以點(diǎn)帶面將紅色文化、綠色生態(tài)等亮點(diǎn)元素串聯(lián)起來(lái),達到輻射效果,進(jìn)而打造出極具烏審旗特色且開(kāi)放、包容的區域知名文旅品牌。

掀起多學(xué)科研究新浪潮。目前,薩拉烏蘇遺址考古研究工作以古人類(lèi)研究為主,缺乏多學(xué)科融合發(fā)展。要充分發(fā)揮薩拉烏蘇“河套人”文化研究中心和薩拉烏蘇遺址博物館的平臺作用,樹(shù)立“大研究”的觀(guān)念,加強對薩拉烏蘇遺址第四紀地質(zhì)、古環(huán)境、古動(dòng)物群和舊石器時(shí)代考古等多學(xué)科科學(xué)考察、考古發(fā)掘,綜合研究和展示等工作。確定3~5年研究課題,切實(shí)推出重大研究成果和持續系統研究制度。建立與中國科學(xué)院古脊椎動(dòng)物與古人類(lèi)研究所、中國科學(xué)院寒區旱區環(huán)境與工程研究所等權威機構的長(cháng)期性合作,以開(kāi)放包容的姿態(tài),歡迎國際國內專(zhuān)家學(xué)者加入研究隊伍,推出《薩拉烏蘇河套人文化研究》半年專(zhuān)刊,各高校、各科研團體在薩拉烏蘇設立學(xué)生實(shí)習基地和教學(xué)、研學(xué)基地,形成持續性工作和研究狀態(tài),不斷推出和展示新的研究成果,以多學(xué)科研究成果豐富薩拉烏蘇文化內涵。

全力突破公園制約瓶頸。加強遺址法律保障和制度保障,加強遺址內的安防措施,配備相應的通訊設施和管理人員,通過(guò)圍封、移民安置、控制建設活動(dòng)等形式加大對遺址核心區的長(cháng)期保護。在不破壞遺址本體和歷史環(huán)境風(fēng)貌的前提下,與當地環(huán)境改善和群眾生活水平提高相結合,進(jìn)行必要和適度的展示、輔助設施建設、現狀道路改造提升等。同時(shí),合理規劃遺址外部交通,徹底解決薩拉烏蘇遺址“路程遠、路況差、七繞八拐”的問(wèn)題,為文旅融合發(fā)展創(chuàng )造良好硬件設施基礎,滿(mǎn)足公眾游、學(xué)、研需求,最大程度實(shí)現科學(xué)保護和合理利用。

加強人才培育和智力引進(jìn)。在推進(jìn)薩拉烏蘇考古遺址公園建設過(guò)程中,專(zhuān)業(yè)人才緊缺已成為亟待解決的問(wèn)題。要樹(shù)立“人人都是人才、人人皆可成才”理念,通過(guò)歷練,真正讓人力資源優(yōu)勢轉化為人才優(yōu)勢,尤其是加大青年人才培養力度,使之成為不走的現代薩拉烏蘇人。與此同時(shí)堅定不移實(shí)施新時(shí)代“人才烏審”戰略,通過(guò)建立專(zhuān)家智庫、項目合作、平臺建設等方式實(shí)現人才共享、智力共享,推動(dòng)剛性、柔性?xún)蓷l引才動(dòng)線(xiàn)交融并行,為薩拉烏蘇遺址保護、研究和開(kāi)發(fā)利用提供智力保障和人才支持。

擦亮薩拉烏蘇河套人品牌。緊扣“輕資產(chǎn)、強整合、重運營(yíng)”經(jīng)營(yíng)理念,系統性、保護性孵化薩拉烏蘇文化IP,聯(lián)合大型文創(chuàng )平臺開(kāi)發(fā)新型文創(chuàng )產(chǎn)品、投資優(yōu)質(zhì)文創(chuàng )項目,聯(lián)合烏蘭牧騎、馬頭琴交響樂(lè )團編排主題文化演繹并進(jìn)行巡演,通過(guò)創(chuàng )意藝術(shù)形成品牌影響力,不斷豐富其內涵和外延,推進(jìn)薩拉烏蘇文化創(chuàng )造性轉化。要打造一個(gè)突出科普性、學(xué)術(shù)性、互動(dòng)性的主題教育基地,通過(guò)視頻呈現、多媒體互動(dòng)、場(chǎng)景模擬等方式,營(yíng)造視覺(jué)、聽(tīng)覺(jué)、觸覺(jué)全方位的文化體驗,讓社會(huì )公眾從出土的遺跡遺物標本背后,更多地了解人類(lèi)社會(huì )的起源、形成與發(fā)展,啟發(fā)當下,展望未來(lái)。要常態(tài)化舉辦薩拉烏蘇民間藝術(shù)節、薩拉烏蘇河套人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薩拉烏蘇研學(xué)活動(dòng)等,逐步打響“薩拉烏蘇河套人”品牌,提升國際知名度和認可度。

鼓勵和引導社會(huì )資本參與。在科學(xué)保護和合理利用的基礎上,充分認識考古遺址公園市場(chǎng)化運營(yíng)的重要性,利用薩拉烏蘇遺址歷史文化價(jià)值屬性?xún)?yōu)勢,學(xué)習借鑒國內外遺址保護過(guò)程中的先進(jìn)經(jīng)驗,采用“政府+社會(huì )”或股權多元化、基金會(huì )等方式融資,吸納更多市場(chǎng)主體及民間力量參與管理與經(jīng)營(yíng),同時(shí)積極爭取上級專(zhuān)項資金和扶持政策,不斷拓寬資金來(lái)源渠道,通過(guò)創(chuàng )新運營(yíng)模式,實(shí)現遺址公園整體運營(yíng)平衡。

推動(dòng)文化和旅游產(chǎn)業(yè)融合。要把考古遺址公園有機融合到全域旅游中,把薩拉烏蘇考古遺址公園與巴圖灣紅色文化小鎮、城川紅色教育基地、石峁遺址、統萬(wàn)城遺址、靖邊縣龍州丹霞地貌自然風(fēng)景區等文旅資源整合串聯(lián),共同打造黃河流域精品旅游線(xiàn)路。要結合遺址公園整體營(yíng)造,利用周邊村莊容納遺址公園的基礎配套服務(wù)等功能,增加研學(xué)基地、考古之家、特色民宿、文化廣場(chǎng)、休閑活動(dòng)中心等,作為遺址展示的延伸空間、公共文化空間和配套服務(wù)空間,承接遺址公園未來(lái)在科研教育、旅游發(fā)展等方面的溢出功能,以公園為核心,延展外圍空間,打造遺址公園沉浸式體驗新空間,切實(shí)提升遺址展示利用水平。

積極推進(jìn)遺址保護規劃立法。要認真貫徹落實(shí)《大遺址保護利用“十四五”專(zhuān)項規劃》,結合新時(shí)代文物保護工作方針及遺址發(fā)展現狀,積極推進(jìn)立法進(jìn)程,制定出臺《鄂爾多斯市薩拉烏蘇遺址保護條例》,落實(shí)經(jīng)費、移民安置、遺址保護和利用資金等問(wèn)題。加快推進(jìn)《薩拉烏蘇遺址保護規劃》《薩拉烏蘇考古遺址公園總體規劃》修編工作,切實(shí)推動(dòng)薩拉烏蘇遺址科學(xué)保護與合理利用。要進(jìn)一步開(kāi)展廣泛宣傳,提高公眾知曉度,提升全社會(huì )保護傳承的法律意識,以此為抓手,依法依規保護好、管理好、運用好薩拉烏蘇遺址這一文化資源。

文化是一個(gè)民族的靈魂。100年前的“河套人”為薩拉烏蘇種下了文化的種子,百年間,“河套人”鮮明內涵在歲月中沉淀、蝶變,提供肥沃的精神土壤,孕育出豐碩的果實(shí)。薩拉烏蘇遺址經(jīng)過(guò)數十年不斷摸索與實(shí)踐,形成了兼顧教育、科研、游覽、休閑等多項功能的考古遺址公園模式,在遺址的保護展示方式、遺址價(jià)值認知建設、民生改善等方面獨具特色。今日烏審,秉持統籌發(fā)展、資源整合、項目帶動(dòng)、分步實(shí)施的總體發(fā)展原則,以申報世界遺產(chǎn)為目標動(dòng)力,工作全方位開(kāi)展,讓陳列在大地上的遺產(chǎn)“活”起來(lái),為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提供文化支撐,促進(jìn)文物保護成果具體化、文化內涵展示形象化,在賡續中華文脈、建設現代文明的道路上踔厲奮發(fā)、勇毅前行。(供稿單位:中共烏審旗委宣傳部   薩拉烏蘇考古遺址公園管理局)

●【往下看,更多圖文詳情】●
【免責聲明】這篇“利用薩拉烏蘇“河套人”文化打造 烏審旗傳承發(fā)展金名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guān)點(diǎn),與本網(wǎng)站無(wú)關(guān)。郵幣卡電子盤(pán)門(mén)戶(hù)網(wǎng)站藏品投資網(wǎng)對文中陳述、觀(guān)點(diǎn)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猜你還感興趣:關(guān)于""的文章
  • 三亞設計協(xié)會(huì )成立!面朝大海 逐浪世界!
    現場(chǎng)嘉賓不論演講還是圓桌會(huì )議,都有含金量非常高的發(fā)言,不一一列舉。清華大學(xué)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張夫也教授,一語(yǔ)中的發(fā)言很有代表性:“最終的目標,我... 2023-12-14
  • 回復整改意見(jiàn) 多家音視頻取消自動(dòng)續費
    4月20日,浙江省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huì )(以下簡(jiǎn)稱(chēng)“浙江省消保委”)官方微信發(fā)布消息稱(chēng),截止至4月17日,此前約談的11家視頻、音頻網(wǎng)站先后向浙江省消保委發(fā)來(lái)整...2020-04-21
  • “不可能打工男子”稱(chēng)后悔曾經(jīng)行為 想回家看父母
    4月18日,因“打工是不可能的”而成名的周某刑滿(mǎn)釋放。周某表示第一時(shí)間想回家看一下父母。在家里面多能陪一下老人!皩τ谧鲞^(guò)那些犯罪的事 周某直言:后悔!當...2020-04-20
  • 雙胞胎替考被識破 臉識別系統厲害
    雙胞胎替考被識破 臉識別系統厲害!近日,五華轉水機動(dòng)車(chē)駕駛人科目二考試的考場(chǎng)上,一眾考生們正在緊張進(jìn)行考試。忽然間,監控室的考官接到考場(chǎng)工作人員匯報,...2020-11-02
  • 鋼琴學(xué)習對孩子有諸多益處,系兒童藝術(shù)學(xué)習的明智之選
    瀏陽(yáng)之窗(文/劉滔)從某種程度上來(lái)說(shuō),如今的藝術(shù)教育,一方面是由于人們的生活水平提高,導致人們多藝術(shù)追求的增加而導致的,另外一方面,家長(cháng)也慢慢藝術(shù)到藝術(shù)...2018-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