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墨之冠勤研修 風(fēng)骨獨樹(shù)苦探求

2024-06-18 08:38 來(lái)源: 收藏新聞網(wǎng)/未知 | 類(lèi)別:收藏新聞網(wǎng) | 我要投稿

—中國書(shū)法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潘克榮作品鑒賞

微信圖片_20240611151319.jpg

  

a8cd9999ca26a562edec362bc9efb5a.jpg

 

《宣和書(shū)譜》是宋徽宗宣和年間由官方主持編撰的宮廷藏書(shū), 在書(shū)中將歐楷譽(yù)為正楷之“翰墨之冠”?梢(jiàn)當時(shí)在官方的地位是何等崇高。自唐代歐陽(yáng)詢(xún)以勁險峭拔著(zhù)稱(chēng)的這一書(shū)風(fēng)橫空出世以來(lái),一路狂奔穿行了整部書(shū)法史,其影響可謂獨領(lǐng)風(fēng)騷、冠絕藝林。這當然得益于其風(fēng)格之獨到、法度之嚴謹、筆力之險峻。用世無(wú)匹敵來(lái)形容也恐怕當之無(wú)愧。至今也無(wú)人敢稱(chēng)超越!當下專(zhuān)攻歐楷的人很多,但大多得其形難入韻而非個(gè)性,大都是照葫蘆畫(huà)瓢,整成僵化的“本本化”或印刷體式的工具字居多,當然能在蘊含功底之后“玩”出自己個(gè)性韻味的也是有的,不過(guò)寥寥也!

    潘克榮,男,漢族,1960年出生于 浙江省溫州市瑞安市塘下鎮沙瀆村,從小愛(ài)好書(shū)畫(huà),1977年參加工作,F為中國書(shū)法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中國美術(shù)學(xué)院客座教授、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客座教授。系中國翰墨書(shū)畫(huà)研究委員會(huì )副主任,中國翰墨書(shū)畫(huà)院副院長(cháng)。

現任平陽(yáng)縣松鶴陵園有限公司董事長(cháng)。

樂(lè )清市雙龍陵園有限公司董事長(cháng)。

樂(lè )清天禾谷旅游發(fā)展公司董事長(cháng)。

溫州孝恩生平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董事長(cháng)。

主要從事于殯葬文化工作,現任中國殯葬協(xié)會(huì )理事;浙江省殯葬協(xi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溫州市殯葬協(xié)會(huì )監事會(huì )主席;溫州市關(guān)愛(ài)退役軍人協(xi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平陽(yáng)縣殯葬協(xi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為殯葬行業(yè)做出應有的貢獻,曾編寫(xiě)多篇論文在《中國社會(huì )報》〈殯葬周刊〉上發(fā)表,得到同行的好評。被浙江省民政廳評為殯葬行業(yè)風(fēng)彩人物,并指派去美國培訓學(xué)習社會(huì )事務(wù)管理,獲美國伽洲大學(xué)結業(yè)證書(shū)。被溫州市軍人事務(wù)局評為最美擁軍人物,多年為事業(yè)奮斗。

于2018年事業(yè)穩定后,重新拿起久違的毛筆開(kāi)始練習書(shū)法,專(zhuān)寫(xiě)歐楷榜楷,已加入平陽(yáng)縣書(shū)法家協(xié)會(huì ),瑞安市塘下書(shū)法家協(xié)會(huì ),2022年寫(xiě)(抓鈇有痕,踏石留印)書(shū)法作品入展共富之路-----助推浙江共同富裕先行示范區書(shū)畫(huà)展,浙江省書(shū)法家協(xié)會(huì ),浙江省新四軍歷史研究會(huì )書(shū)畫(huà)院特頒入展證書(shū)。2023年寫(xiě)(鐵血鑄軍魂)書(shū)法作品被平陽(yáng)縣博物館收藏,收藏證書(shū)號;第20230090號。2022年寫(xiě)(弘揚雙擁傳統,共建軍民和諧)等多幅書(shū)法作品入先慶祝“建軍95周年”雙擁書(shū)畫(huà)作品入展。

近年來(lái)藝術(shù)成就:

2018年全國“翰墨杯”詩(shī)書(shū)畫(huà)大獎賽榮獲書(shū)法成人組金獎。

2020年在中華全國金鼎文化藝術(shù)名家榜評選中,被評為入榜藝術(shù)家。

2022年在“喜迎二十大、再創(chuàng )新輝煌”全國首屆“大國風(fēng)采”杯書(shū)畫(huà)大賽中,書(shū)法作品又勇奪成人組金獎。

2023年作品《龍騰盛世》被人民大會(huì )堂管理局收藏。

 

011c74468c028dba8ca22f6a632157d.jpg

3a13484e851c25a87d700babac6963a.jpg

45ab919d03dac08cae255f61e0b7d2c.jpg

 

 “初唐四家”首開(kāi)大唐三百余年渾然多采的書(shū)風(fēng),而歐陽(yáng)詢(xún)及其書(shū)法又獨步“四家”之首,歐楷被譽(yù)為“楷書(shū)極則”。其險勁瘦硬、方整勻稱(chēng)、欹正相生、剛柔結合的典范形態(tài)蘊含著(zhù)陽(yáng)光之美、莊嚴之美、中和之美。其美學(xué)境界之高令后人嘆為觀(guān)止。歐楷的創(chuàng )立標志著(zhù)中國書(shū)法的一次大膽創(chuàng )新和變革。它與傳統的楷書(shū)和隸書(shū)有所不同,其特點(diǎn)主要表現在以下三個(gè)方面:一、書(shū)寫(xiě)風(fēng)格更加穩健大氣,線(xiàn)條更為平滑流暢,硬朗堅實(shí),顯得更加凝練有力。二、構圖上更加規整和平衡,線(xiàn)條的粗細適度,墨色濃淡分明,造型簡(jiǎn)潔而不失豐滿(mǎn)。三、整體呈現出書(shū)風(fēng)沉著(zhù)剛健,勾勒氣韻,給人以開(kāi)闊、自由、自信的感覺(jué),給人以耳目一新的感受。筆者之所以開(kāi)篇對歐楷部分知識“普及”一下,是因為接下來(lái),我們要看到的,是一位專(zhuān)攻歐楷的書(shū)家。雖然他不是最好的,但他堅持走傳統正路,不被浮躁社會(huì )紛雜而擾,靜修我書(shū)、忘我耕耘之精神,及對書(shū)法的執著(zhù)與見(jiàn)解是值得欽佩學(xué)習的。

     通常來(lái)說(shuō),每一位書(shū)家作品,都能找到一個(gè)最亮的點(diǎn)讓觀(guān)者對自己作品睹而不忘,潘老師的作品也不例外,從他的作品中不難看出,他取最讓人過(guò)目回味的字之骨力。“骨力”是書(shū)法作品的靈魂之一,特別歐楷更甚。關(guān)于字的骨力說(shuō),在歷代名家的論述中有專(zhuān)門(mén)論述。比如衛夫人《筆陣圖》云:“善筆者多骨”;宋·趙堅在《論書(shū)法》中說(shuō):“骨格者,書(shū)法之祖也。”而書(shū)法的“骨力”與用筆的關(guān)系是極為密切的。人們通常所說(shuō)的“筆力”剛健,是講寫(xiě)出來(lái)的字“骨力”剛健。這種“骨力”是通過(guò)“筆力”體現出來(lái)的。這里的“筆力”是指中鋒運筆,用筆講求用中鋒,是書(shū)法上的“憲法”,是用筆的根本大法。用筆須用“力”,即用“中鋒”。中鋒運筆是由篆書(shū)的圓筆發(fā)展而來(lái)的,宋代沈括的《夢(mèng)溪筆談》十七《書(shū)畫(huà)》中記載:“五代書(shū)家徐鉉善小篆,映日觀(guān)之,畫(huà)之中心有縷濃墨,正當其中,乃至屈折處亦正當中,無(wú)所偏側處。”這是對中鋒用筆特征的一種描述。中鋒也稱(chēng)正峰,與側峰相對,要求在運筆時(shí)筆鋒在筆畫(huà)中線(xiàn)上運行。白焦說(shuō):“所謂筆力,不是機械的筆加力。拿舉重來(lái)作比方,又并不頂恰當,畢竟大力士不等于大書(shū)法家,用力之法不同。”書(shū)法上的用力,主要指筆鋒的使用,是表現在筆跡上的。用筆力(中鋒)書(shū)寫(xiě),這樣寫(xiě)出來(lái)的字才會(huì )有“骨力”。從潘老師作品整體表現形式上,他在作品創(chuàng )新的同時(shí),如何讓“骨力”盡得霸氣彰顯上是下了苦功夫的,從每個(gè)字的“起、行、收、提、按、轉、折”細節中,他都精心處理。潘老師說(shuō):“行家都明白一旦作品缺少骨力的展現,便不算是一件真正的歐楷作品,這是常識也是共識”?梢(jiàn)潘老師深諳其道,并在這方面苦修精練,作品才如此不失傳統而又個(gè)性盡顯,這的確是一個(gè)書(shū)家很難得之境界。

 

b52192596cf922930f9fe8b0a9b0ec7.jpg

23caca2959446e396c03aaf90a5ef9d.jpg

eff9bd8094a70e7bd6c5c7b435f57e7.jpg

 

6171e03f9815f49dc2aac0b82603fe5.jpg


 

   清·劉熙載在《藝概》中提出的,他說(shuō):"書(shū),如也,如其學(xué),如其才,如其志,總之曰如其人而已。”在他之前更早的楊雄也說(shuō)過(guò),"書(shū),心畫(huà)也"。 顯然字如其人 的說(shuō)法古來(lái)有之。從潘老師作品中,我們看到的不僅是沉著(zhù)剛毅,更多的是通過(guò)作品還感受到創(chuàng )作者的博大胸懷與對藝術(shù)一絲不茍的探求。贊美藝術(shù)家的華麗詞藻很多,但那都是表面的奉承,真正的藝術(shù)是要講底蘊內涵的。否則再吹捧得天花亂墜也是沒(méi)用的,潘老師的作品一如他的做人,正路中沉穩前行、法古中革新自己,他說(shuō):“書(shū)法藝術(shù)創(chuàng )作應遵循從古中來(lái)、不浮躁,要腳踏實(shí)地走正路,法古不呢,守正創(chuàng )新,這樣才是為子孫后代負責......”我想這才是一個(gè)真正藝術(shù)家應有的責任與品格,是金子終會(huì )發(fā)光,相信潘老師的對藝術(shù)“正路”的理解與選擇是正確的。目前社會(huì )上流行的那些江湖雜耍書(shū)法,不過(guò)是搏人眼球的小丑表演,嘩眾取寵注定被時(shí)間淹沒(méi)淘汰,歷史將會(huì )證明出糟粕與精華。

7b43365aab5b78c4841487fb38455ca.jpg

 

9c06317d5bd8554f39f60acaff782cc.jpg

eb0f7a5e8a4bb8db687563282b95a02.jpg

 

d7e2a4abcfcea4127193bc97d15ca1d.jpg

 

所謂沒(méi)有最好,只有更好,筆者認為潘老師作品也是有不足之處的,比如個(gè)別字筆畫(huà)線(xiàn)條結構的搭配和諧上有待商榷,不過(guò)書(shū)法界有一種說(shuō)法叫“缺憾美”,只要整體有瑕不掩瑜之效,就算是完美了。筆者芻蕘之見(jiàn),全當拋磚引玉,供各位方家交流?傊,到2035年中國文化要面復興是國家層面的戰略,而這就需要象潘老師這種正統的文化藝術(shù)傳承者,而那些“江湖雜耍”式的東西,注定上不了臺面的,愿潘老師在藝術(shù)追求的路上,百尺竿頭,更進(jìn)一步,在未來(lái)的歲月中取得里加輝煌的成就。

●【往下看,更多圖文詳情】●
【免責聲明】這篇“翰墨之冠勤研修 風(fēng)骨獨樹(shù)苦探求”僅代表作者本人觀(guān)點(diǎn),與本網(wǎng)站無(wú)關(guān)。郵幣卡電子盤(pán)門(mén)戶(hù)網(wǎng)站藏品投資網(wǎng)對文中陳述、觀(guān)點(diǎn)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猜你還感興趣:關(guān)于""的文章